[衍生]Star Trek 2014.08.13 (水)
篇名:給Spock澆水
分級:G
配對:Kirk/Spock無差
摘要:有一天,Jim被踢出酒吧,然後他在一條黑漆漆的巷子裡撿到了Spock。
提醒:半AU




Jim的頭有點暈,右臉頰火辣辣得疼,身體也有好幾處痛得彷彿不是自己的。這很正常,畢竟他十分鐘前才在酒吧和幾個人互毆,最後一起被老闆扔出店門。

他的右臉被打腫,腹部也挨了好幾拳,但比起他的對手,這些都算不了什麼。想到那些人東倒西歪的模樣,Jim忍不住得意地露出笑容,又因為這個舉動拉扯到臉上的傷口,立刻痛得他齜牙裂嘴。

他跌跌撞撞地在人行道上前進,差點撞到一個路過的男人,不過對方敏捷地閃開,避免一次意外的碰撞。對Jim和那個男人而言,這都是一件好事,他不確定心中的瘋狂是否已經完全平息,會不會讓他在這種糟糕至極的狀態下,仍然不顧一切地挑釁對方。

他轉進一條黑暗的小巷,蹣跚前行,直到被某樣東西絆倒在地。

他罵了幾句髒話,掙扎著站起身來,順手撿起那個絆倒他的東西。他本想把它丟得遠遠地洩憤,但是那個他原本以為是破酒瓶或者其他垃圾的東西吸引住他的目光。

那是一個罐子,兩端金屬中間玻璃的那種圓罐,常用來固定一些精巧的玩意,避免它們在運送過程中受損,不過現在他手上的這個裝的僅僅是一株看起來十分普通的盆栽。

Jim好奇地打開罐子,取出被固定住的盆栽仔細打量。

他不知道這株植物的品種,但大概不會原本就長得這樣奄奄一息,葉子看起來灰灰黃黃的,一片片連著莖都彎下腰來。和毫無特色的植物相比,盆子倒是現在極為少見的陶土盆,上面燒了一個字:Spock。

Spock?這是主人的名字還是植物的名字?幾秒鐘後Jim放棄思考,他的頭在痛臉在痛身體也在痛,讓他現在只想躺在床上睡個天昏地暗。

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,最後他沒把這株小傢伙丟掉,反而把它放回罐中,放進背包裡,帶回了宿舍。



和Jim猜想的一樣,他的鼻青臉腫讓McCoy氣得哇哇大叫,緊接著就變成他被針扎得哇哇大叫。痛歸痛,叫歸叫,經過McCoy這番整治他的確感覺好多了,腦袋不再像有人在裡頭拿著鐵槌猛敲,也不再感到昏昏沉沉。

McCoy讓他先去洗澡,他洗完後癱在椅子上,才想到那株撿回來的盆栽。他蹲在地上翻著背包,轉身回來剛好對上McCoy探詢的目光。

「Bones,你幫我看看這株植物是什麼品種。」他把罐子打開,將小盆栽交給McCoy。
他的好友沒有伸手,而是瞪著他說道:「我是個醫生,不是植物學家!」

Jim才不管他,將盆栽直接塞進對方懷中。

雖然McCoy一臉不情願,眉頭皺得像座小山,但還是拿高盆栽仔細檢查,用手撥了幾下葉子,又靠近聞了聞,才將盆栽還給他。

「你從哪弄來這玩意?」McCoy問,同時轉身拿起PADD點了幾下。

「撿來的。」Jim回答。

McCoy咻地轉回頭,「別亂撿東西,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過敏體質有多麻煩!」

Jim聳了下肩,「別緊張,只不過是株小小的盆栽而已,不會有事啦!而且我很小心沒碰到植物本身,只碰花盆而已。」

聽到他這麼說,McCoy的臉色好了一點,即使看起來仍然不怎麼高興,卻也沒再多說什麼,而是瞄了眼PADD後將它交給他。

「你自己看吧!我要先睡了,你也早點睡,別總是熬夜。」McCoy躺上床前還不忘叮嚀兩句。

「好,我看完就去睡。晚安,最愛你了,Bones。」Jim邊看PADD邊回答。聽到McCoy模糊的「晚安」傳來,他坐在床上忍不住揚起嘴角。

很久沒人這樣做了。在晚上等著他回來,幫他上藥,抱怨他的傷勢和不健康的行為,給他擁抱和關懷,讓他知道在這個廣闊的世界上,還有一個可以信賴、可以依靠的對象。

他的心中有塊地方暖呼呼的,與此同時罪惡感也開始滋長。他終於意識到了,當他用放縱與瘋狂傷害自己時,受傷的不只他自己,這種行為也會讓他重視的人不好過。

好吧,至少現在他可以做到早點休息這一點。

McCoy找給他的資料主要是品種歷史、習性和種植方法。他跳過歷史這一塊,直接進入後面兩種領域,大約十多分鐘就把McCoy找的幾篇文章全都看完,雖然不多,但已經足夠讓他了解「理論上」該怎麼養好這株小東西。

唯一的問題是知道理論和實際操作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情況,更何況他撿回來的這株先天不良,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,也不知道種不種得活。

但他是誰?他是James T. Kirk,事情越有挑戰性,他越有興趣,也做得越起勁。撿都撿回來了,就種吧!

在Jim的觀念裡,養一個生命就對那個生命負有責任,而負責任的其中一點就是為對方取個名字,不管對方是植物還是動物,到底會不會回應。

他花了十秒鐘思索該幫這株盆栽取什麼名字,然後呵呵笑了出來。

名字一直都在,只是他沒想到而已。

他把PADD放到一旁,給垂頭喪氣的小傢伙澆了文章上建議的水量,接著輕輕點了下小巧的葉子說道:「Spock,別給我漏氣啊,我把你撿回來,你可得好好活下去!」



雖然決定要養Spock,但Jim還是在舊金山的市網上登了消息:

若有人遺失Spock一株(如圖),特徵如下……,請盡速連絡本人。

本人連絡方式如下……


Spock本身不是名貴的植物,陶土花盆雖然少見,但也算不上昂貴的器具,Spock的主人卻如此慎重地保護他們……應該是什麼人送的禮物吧?不小心弄丟的話,應該會想要找回來,除非那是前任送的禮物……

為了以防萬一,Jim還是刊登了消息,然而日子一天又一天過去,沒有任何人連繫他,他也樂得繼續照顧Spock。

Spock 是株相當好種的植物,唯一比較麻煩的就是需要常常澆水。雖然有種東西叫做定時澆水器,但自從某一次這種機器出了點小毛病後,Jim就再也不敢用這種東西 了,那次要不是McCoy提早回來,恐怕Spock就會變成一株水草,而他們的房間也會變成汪洋一片。在那之後,每天晚上Jim都會乖乖回到房間替 Spock澆水,就像一個鬧鐘般準時,連McCoy都忍不住說了:「早知道這樣就能讓你晚上不要在外頭鬼混,我當初就搬個十盆回來讓你慢慢澆。」

「那不一樣,他們都不是我的小Spock。」Jim笑嘻嘻地回答。

McCoy給了他一個「這麼肉麻真讓人受不了」的白眼。



Jim以為他會和Spock相親相愛到畢業,然後他會把他帶上星艦,一起探索宇宙邊疆,但命運之神顯然不這麼認為。

他沒想到一次無心的擦撞竟然意外地讓他找到Spock真正的主人。

「Spock!你叫Spock?」他瞪著那名身著鐵灰色制服的瓦肯人,大聲問道。

Uhura,那名他曾經試圖追求的美麗女子,在一旁皺起眉頭說道:「Kirk,你不該這麼沒禮貌,Spock中校是我們的上級長官,也是我們的教官。」

「Uhura,沒關係。Kirk學員?你為何看到我如此驚訝?」Spock問道,兩道迥異於人類的眉毛高高挑起。

瓦肯人眉毛真有趣。Jim想。幾秒之後,意識到還有人在等他解釋,他才說道:「喔,也不是啦,只是……Spock中校,你該不會在兩個多月前剛好掉了一株盆栽吧?」

Spock的眉毛挑得更高了,「78天前,我在搬運行李的過程中,的確不慎遺失了一盆我母親送我的盆栽,雖然曾經循原路尋找,但最後並無所獲。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?」

喔,他想起來了。

那天他在路上差點撞到的男人,就是眼前這名瓦肯人。

「因為那株盆栽現在就在我的窗台上。」他說。



當Jim將Spock帶回房間,將盆栽Spock交給瓦肯人Spock時,他的心中有點小小的失落,畢竟也照顧了這麼多天,投注過一番心力,到了分離的時候難免會有些感傷。

「Kirk學員,謝謝你這些天來對這株盆栽的照顧,你將它照顧得比平均標準好上許多。」Spock接過盆栽,端詳了幾眼後說道。

「謝謝你的稱讚。」他笑著回答。對方的讚美讓Jim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一些,而且雖然瓦肯人講話有點怪,但不知為何他覺得這樣還挺可愛的。

他繼續說道:「以後你可要小心點,別再把Spock給弄丟了。」

當Spock用古怪的目光盯著他時,Jim意識到自己做了蠢事。

「呃,抱歉,撿到這小東西的時候我直接用花盆上的名字幫他命名,我不知道那是你的名字,嗯,總之,好好照顧他吧。」他無比希望Spock別在這個話題上繼續打轉。只要想到過去兩個多月他都對著一株植物叫著眼前這個男人的名字……感覺太微妙了。

「Kirk學員,你是否不想將盆栽交還給我?」Spock突然開口問道。

Jim訝異地看向對方,幾秒之後他搔亂頭髮,自暴自棄地說道:「有這麼明顯嗎?也不能這麼說啦,我很高興你能找回Spo……你的盆栽,我只是有點捨不得而已。」

Spock沉默了幾秒,然後說道:「我明白了。若你同意,我希望日後能由你繼續照顧它。」說完,Spock將盆栽遞到他面前。

Jim傻傻地看向對方。瓦肯人一臉嚴肅,看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。

「但那不是你母親送你的禮物嗎?」他問。

Spock點點頭,回答:「是的,但是我認為你比我更能給予它良好的照顧,這些日子裡,它的生長情況比我照顧的時候更好。除此之外,你顯然不想和它分開,因此交由你繼續照顧是項符合邏輯的決定。我的母親知道事情原委後,必定也會贊同這件事。」

接下盆栽的時候Jim還有點發愣,不敢相信Spock真的將這株小東西送給了他。幾秒之後他終於確定這是真的,他忍不住開心地笑了出來。

看來這名瓦肯人不像外表看起來那麼硬梆梆嘛!說不定他們能夠成為朋友?

Jim有了一個主意。

「謝謝你,Spock中校,為了表示我的感謝,我請你吃晚飯吧?你待會有事嗎?沒事的話,我知道學院附近有一家不錯的披薩店。吃飯的時候我們也可以討論一下該叫他什麼名字,畢竟他現在可不能叫Spock了。」Jim眨了下眼,俏皮地說。

Spock沒有馬上回答,當Jim以為自己會遭受拒絕時,瓦肯人才終於開口:「接下來我並無其他安排,以披薩作為今天的晚餐是個不錯的選擇。」

瓦肯人的講話方果然超怪的,超可愛。Jim微笑著將盆栽放回窗台上,當他轉身時,Spock已經站在門外等他了。

他輕快地走出門。設定好門鎖之後,他看向Spock,笑著說:「我們走吧。我沒辦法在外面待太晚,還要回來替盆栽澆水,我們可不能讓他渴死,對吧。」

「我不明白,你為何不使用自動澆水器?」

「你不知道上次我用了那種東西發生了什麼事……」



這是一個關於一株盆栽如何讓兩個人遇見對方的故事。至於那兩個人在吃完披薩之後,又回到宿舍一起替被改名為Pocky的盆栽澆水,然後一直聊天聊到其中一人的室友回來嚇了對方好大一跳,這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。





FIN


「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,最後他沒把這株小傢伙丟掉,反而把它放回罐中,放進背包裡,帶回了宿舍。」
-->小艦長你不懂,那根不對的神經叫做命、運(別名老梗)

這是剛結束的CWT37場上發的無料,希望大家喜歡
{:31:}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auroreancat.blog124.fc2.com/tb.php/349-4a90beb2